是咖喱啊

在后摇的康庄大道上一去不返

861字和1511字,这就是作业和瞎摸鱼效率的区别……(笑

今天胜出only!!过节一样开心啊啊啊啊啊啊
中午还吃了超好吃的蛋包饭
晚上去听晃神的巡演,圆满了圆满了 @李小二

《是谁杀死了原创者?》——致抄袭者与冷漠者

脸盆鸟:

谁杀了原创者?


是我,抄袭者说,


用我的复制和粘贴,


我杀了原创者。


谁看见他死去?


是我,冷漠者说,


用我的冷漠,


我看着他死去。


谁取走他的血?


是我,商人说,


用我的金币,


我取走他的血。


谁为他做寿衣?


是我,法律说,


用我的法规和条文,


我会来做寿衣。


谁来为他掘墓?


是我,评判者说,


用我的嘴巴和键盘,


我将会来掘墓。


谁会来做牧师?


是我们,导演和“编剧”说,


用我们的镜头和“剧本”,


我们会来做牧师。


谁来为他记史?


是我,“成年人”说,


若我不是“心智成熟”,


我将来为他记史。


谁会来持火把?


是我,反抄袭者说,


我立刻拿来它。


我将会持火把。


谁会来当主祭?


是我,文化说,


我要哀悼挚爱,


我将会当主祭。


谁将会来抬棺?


是我,律师说,


如果愿意付款,


我就会来抬棺。


谁来为他加冕?


是我们,道德和底线说,


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,


我们会为他加冕。


谁来唱赞美诗?


是我,良知说,


站在良心的位置上,


我将唱赞美诗。


谁来敲丧钟?


是我,政府说,


因为我足够有力,


我来鸣响丧钟。


所以,再会了,原创者。


所有善良的人,


全都叹息哭泣,


当他们听见丧钟,


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。


启事


告所在有关者,


这则启事通知,


下回人性法庭,


抄袭者将受审判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是谁杀死了知更鸟?》原文
谁杀了知更鸟?
是我,麻雀说,
用我的弓和箭,
我杀了知更鸟。
谁看见他死去?
是我,苍蝇说,
用我的小眼睛,
我看见他死去。
谁取走他的血?
是我,鱼说,
用我的小碟子,
我取走他的血。
谁为他做寿衣?
是我,甲虫说,
用我的针和线,
我会来做寿衣。
谁来为他掘墓?
是我,猫头鹰说,
用我的凿和铲,
我将会来掘墓。
谁会来做牧师?
是我,乌鸦说,
用我的小本子,
我会来做牧师。
谁会来当执事?(又译: 谁来为他记史?)
是我,云雀说,
若不在黑暗中,
我将会当执事。(又译:我来为他记史。)
谁会来持火把?
是我,红雀说,
我立刻拿来它。
我将会持火把。
谁会来当主祭?
是我,鸽子说,
我要哀悼挚爱,
我将会当主祭。
谁将会来抬棺?
是我,鸢说,
如果不走夜路,
我就会来抬棺。
谁来扶棺? (又译:谁来提供柩布?or谁来负责棺罩? )
是我们,鹪鹩说,
我们夫妇一起,
我们会来扶棺。(又译:我们提供柩布。or我们来负责棺罩。 )
谁来唱赞美诗?
是我,画眉说,
站在灌木丛上,
我将唱赞美诗。
谁来敲丧钟?
是我,牛说,
因为我能拉牦,
我来鸣响丧钟。
所以,再会了,知更鸟。
空中所有的鸟,
全都叹息哭泣,
当他们听见丧钟,
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。
启事
告所在有关者,
这则启事通知,
下回鸟儿法庭,(又译:麻雀将受审判, )
麻雀将受审判。(又译:在下回的鸟儿法庭。)


所以记住了,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。


所以记住了,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。


所以记住了,是你们,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。

[杂谈]小说的核心是故事

码!

墨岫w:

码住


觞觥酒色:



马住好好学!




源伦生:







近期感想,夹带私货,谈下同人。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“在艺术领域内,把作品搞得晦涩难懂普遍被视作一种美德。那些可以说清楚的内容,都常常因为篇幅或者作者表达技巧的问题没有说清楚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某处看到的影评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我喜欢看科幻电影,也喜欢看科幻小说,却十分讨厌软硬科幻的说法。从来没有人能明确界定软硬科幻的边界,但媒体就喜欢走在潮流前列——硬科幻好,烧脑!在他们看来,硬科幻意味着可以忽视小说的本质:只需架设一个恢弘庞大的背景,着重描写科技元素或探究科学类问题,设置得越复杂读者越看不懂为佳,这样便可遮掩毫无美感、缺乏推敲、涣散的情节和扁平化的人物;而分明达到小说要求的软科幻不知道为何就成了科幻小说二等公民?把科幻一分为二的做法本来就是愚蠢的。就拿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系列来说,按照现在流行的软硬科幻之分,它在我心中应该属于软科幻,一部架空的政治小说,科幻元素只是点缀——每一部极尽笔触描写政权斗争和更迭,就连科学味浓的那个“心理史学”也没多少现实科技知识支撑,可似乎它被归类到“硬科幻”行列?有意思。








小说的核心始终是故事。我觉得有这么四层境界:讲一个故事、讲一个好故事,讲好一个故事,讲好一个好故事。讲一个好故事是基本功,讲好一个故事需要技巧,讲好一个好故事是大师。能兼顾读者和自我、平衡美感和理解度的作家才是真的厉害。








同人小说也是小说,如果写得出色,同样可以与原作比肩。(改编漫画、改编电影从广义来说不也是同人的一种么?)








话说在前头,咱俗,不提卡夫卡,不提米兰·昆德拉,不提马塞尔·普鲁斯特……一句话,要点脸,我们跟他们有可比性吗?再说了,那些作品可能晦涩难懂,但不至于无病呻吟,看完还能让你写一堆字就证明人家的牛逼了。








 








故事








我知道同人的侧重点在于填补读者对于原作某情节或者人物的遗憾,因此同人文的娱乐性比一般文学作品更高,可它依然跳不出小说的范畴!不得不说,在同人创作热情如此高涨的今天,要找到那“讲好一个好故事”的文章可真是不容易,甚至就连“讲好一个故事”都少之又少了。








我不知道大众对文学性有什么偏见,以为晦涩难懂、行文优美就是美德,直接略去最基本的“叙事清晰”要素,这也难怪硬科幻论大行其道了。无论你想表达什么,美感、哲学观点、对某个科学问题的理解、或只是内心情感的宣泄,用文字清晰准确地表达是最简单的方法。初学者模仿大师表现自我,效果大都是东施效颦。故事氛围和个人风格都需依靠故事存活,如果用心写好故事,不可能言之无物。








小说长度不同,处理故事的手法也不尽相同。短篇如短跑,需有豹的爆发力,若能全程抓住读者的注意力就最好不过。它的长度也限制了它的信息量,任何妄想把所有观点搪塞进区区一二万字里的人,估计都吃到了教训。同人里头写短篇的大多数是PWP,写剧情的很少,所以信息量过大这个问题没怎么发觉,倒是中长篇……








先喘口气。








喘完了。








我的意思是,中长篇用短篇的手法来写,不仅作者写得累,读者也看得累。在我有限的中长篇同人文阅读体验里,主要问题如下,呈现两个极端:















  1. 前期缺乏故事框架设计,随意性大,写哪到哪,导致信息量过少、情节薄弱;








  2. 故事框架设计完整,世界观/背景设定宏大,但不考虑读者接受程度,信息量在开头“倾巢而出”,中段保持密集的信息输出,一直到结尾。我真的不拒绝这种设定恢弘的作品,但我希望作者的前言和设定能控制在两个自然段以内,每次更新后也不要解释那么多,读者如我忘性大,也不喜欢硬成金刚石一样的科幻……(掌嘴)是的,科幻、西幻AU是重灾区,西幻甚至比科幻更难把握。我觉得既然设定了长篇幅,故事节奏就别再紧凑得如同短篇了。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PS:我没有否定表现主义或者诸如此类的流派,只是对那种宗教般的崇拜感到非常不适而已。任何“主义”都不是借口。








 








BE/HE








不觉得有提前标识BE或者HE的必要。这不是相当于提前告知读者结局吗?阅读中寻找线索的趣味性大大降低了。在书店、在网上书城,能在封面标着大字写着悲剧喜剧、剧透到底还卖得红红火火的,有几个人?








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BE和HE也跟科幻软硬一样非得比个高低,这是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,甚至比分软硬那事更加可笑。选择怎样的结局、怎样的故事走向是作者个人的事情,你可以评价故事结尾是否符合逻辑、是否充满诚意、给你惊喜、或者是敷衍了事草草收场,但单纯就BE和HE武断评判一部作品的好坏,给作者打上古怪的标签,对作者实在不尊重。我觉得读者对着文章一条条挑错处也算对作者的尊重,起码人家认真看了还花时间精力跟你说,但是看到题目或者扫完全文说文章BE烂死了文笔烂死了那就是侮辱了。(按照这个路子,爱伦坡是个坏作家)有时候你甚至不知道怎么去界定一个作品到底是HE或者BE。








写悲剧的确容易上手,但让人印象深刻回味无穷总有难度,从后面这点看,喜剧也是一样的。








 








人物








通常情况下,作者在写作世界活得比现实世界自由多了,只要想,自己就是上帝,原作的框架成为自律的条款,执行全凭自觉。








关于OOC的问题,就这么说吧,只要是同人作品,都会存在一定程度上的OOC。举个例子,《神秘博士》十任博士与同伴的爱情故事在当年颠覆了一部分老粉的想法,你可以说编剧OOC,也可以说编剧开创先河。








作者不可能完全脱离自我写角色。既然是同人,有原作、有参照物,意味着需要进行理解-再创造过程。理解过程中,每个人切入的角度不同,角色在各人心中的形象也各异:作者根据自己的经历(现实世界、书、电影等呈现的人物形象、故事、现象等),出于艺术手法考量或者情感宣泄,放大或缩小人物某些特质;再创造过程:投注作者希望读者与之共鸣的新东西——并把这些人物置入新的背景、新的地点,想想也是庞大的工程。所以,阅读不同文章能看到不同作者的内心,这过程非常微妙。
















总的来说,在我心中,重要性排行:故事>人物>设定>>>>结局。所以有时候即使文中含雷,退圈后放下戒心看看对家的文,都非常有意思且学到许多东西呢。当然,要符合互联网文明公约。








文章结构、遣词造句、人物性格、情节走向无一不写创作者故事,一定程度上会暴露作者的行业特点或者隐藏的爱好()。这么说起来有点毛骨悚然hhh反正我觉得同人不该有那么多的规矩和限制,创作之路百花齐放才是最好的。
















要问我喜欢什么类型的文?








我会说








思路清晰、富有美感、含义深刻、个性鲜明








阿西莫夫:)








 








写完就跑就是爽!